返回列表 发帖

感谢D阻分让仅剩半年命的爷爷多活了安详的两年

感谢D阻分让仅剩半年命的爷爷多活了安详的两年

对于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来说,他需要承受的不仅仅是心灵的恐惧,更多的是来自身体的恶意。那种疼痛折磨吞心噬骨,有时候死反而是种解脱。可是对于病人家属来说,只要有一口气就不能放弃。因此,癌症晚期治疗往往演变成了一场人伦之战。治或不治,变成了一个怎么选都是错误的决定。
很不幸,我家也曾经摊上过这个难题。四年前,爷爷被查出肝癌晚期,已经全身扩散,已经没有手术的必要了,再加上他已经75岁,根本也无法承受放化疗的折磨。医生说爷爷的情况最多也就再挨三五个月,让我们回家开点中药保守治疗。
爸爸几乎跑遍了市里所有的医院,医生给的诊断结果都如出一辙,这个结果让我们绝望。从爷爷被确诊的那一天起,不过短短半个月,爸爸瘦了将近十斤。他吃不进饭,每天都在焦急难安中度过。
反观爷爷,却来的淡定了许多。他安慰爸爸说,他这辈子活了将近八十年,什么风雨都见过,酸甜苦辣也都尝遍了,现如今儿孙都有了,就算是走了,也没有遗憾了。跟几个姑姑商量过后,爸爸最后决定尊重爷爷的意愿,只吃中药进行保守治疗。
爸爸跟人打听到了浙江有个治肺癌晚期的中医很灵,特地带了病例还有检查结果去了趟浙江请医生开药。原本爸爸是抱着一线生机去求医的,结果那位医生也说爷爷的病情不容乐观。他开的药基本只能说试试,对爷爷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,真的是说不准。爸爸带着药还有绝望回了家。
吃了两个月的中药,爷爷的病情越发的严重,身子瘦的只剩皮包骨,可是脸跟脖子都肿了起来,每天都在不断的剧烈咳嗽,仿佛要把肺都给咳出来,到了后来几乎每天都咳血,声音嘶哑的根本听不清他的话。有时候说一句话要费尽他所有的力气。
每次去看爷爷,我都不敢正眼看他,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难过。我不能接受那个曾经带我逛公园给我买糖吃天天陪我玩的爷爷,现在躺在床上奄奄一息,随时都会离开我们。命运怎么能够这么的不公平呢。爷爷都75岁了,难道就不能让他健康的走完人生的最后的日子嘛。
正当我们以为爷爷就要离开我们的时候,小姑姑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种药——麦特消灰树花胶囊。她说是千辛万苦从别人那里打听到的,灰树花胶囊主要成分D阻分对肺癌晚期的病人效果很好。
尽管我们对药的作用持怀疑的态度,可是以爷爷目前的状况根本不允许我们有更多时间的考虑,最后爸爸还是决定试一试。
吃了将近一个疗程的麦特消灰树花胶囊,爷爷的病情丝毫不见好转。值得庆幸的是,也没有恶化的迹象。吃完三个疗程,爷爷的病终于有了点起色,身上的肿消退了一些,咳嗽没有那么剧烈。我们全家都很欣喜,灰树花D阻分对肺癌晚期真的有效。
不过让人悲伤的是,在吃了两年的药之后,爷爷还是离开了我们。不过他走的很宁静,那晚他吃了药跟我们聊了几句后便安稳的睡着了,之后再也没有起来。
尽管我们很难过,可是我们也很感激老天爷没让爷爷受太多的苦。因为在爷爷最后这两年的时间里,他靠吃中药和灰树花胶囊,他的病情一直很稳定,走的时候,很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。他定格在我们心目中的画面永远是宁静安详。
现在想起来,爷爷当初执意只进行保守治疗也只是希望他可以给我们留个好印象。不管怎么说,爷爷的目的还是达到了。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可以过的健康,不再受疾病的困扰。最后还是要感谢麦特消灰树花胶囊给了爷爷最后两年的安详生活。

返回列表